• 科研誠信建設現狀與對策分析

    摘要:為治理學術不端問題,加強科研誠信建設,2018年以來,國家有關部門密集出臺了一系列文件和制度,以“零容忍”態度打擊學術不端,政策之密集,手段之嚴厲,措施之全面,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同時,國家深入推進科研管理與學術評價機制改革,力圖從制度根源上解決學術不端問題。在有關部門的重視和推動下,在學術界的支持和努力下,學術不端治理成效顯著,科研誠信觀念深入人心,健康良好的學術生態正在形成。此外,為了鞏固成績,進一步強化科研誠信體系建設,應著力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科研誠信建設新格局。

      關鍵詞:科研誠信;信用體系;科研管理

      我國學術界的風氣總體是好的,大多數知識分子都能夠潛心鉆研、嚴謹治學,但學術不端行為依然存在。相關部門也密集出臺了一系列文件和制度,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科研誠信建設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若干意見》),以“零容忍”態度打擊學術不端,政策之密集,手段之嚴厲,措施之全面,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前所未有的。

      同時,國家深入推進科研管理與學術評價機制改革,力圖從制度根源上解決學術不端問題。在有關部門的重視和推動下,在學術界的支持和努力下,學術不端治理成效顯著,科研誠信觀念深入人心,健康良好的學術生態正在形成。

      1、科研誠信制度體系日趨健全 

      《若干意見》是我國科研誠信建設領域里程碑式的重要成果?!蹲匀弧冯s志兩次做出高度評價,認為“中國在打擊學術不端行為方面越來越強硬”“新規是迄今為止全球范圍內處置學術不端行為的最強打擊措施”,稱贊“中國在解決科學欺詐問題上樹立了強有力的榜樣”。

      2018年11月,中組部、發改委、科技部等41個部門和單位聯合印發了《關于對科研領域相關失信責任主體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以下簡稱《合作備忘錄》):

      對科研誠信建設納入“社會信用體系”。其中43條的懲罰規定,不論單位或是個人,嚴重的失信行為若是在學術領域中出現,嚴厲懲罰是一方面,還將在公務員招錄、銀行貸款、企業上市、工程招標等領域受到社會性懲罰。為治理學術不端問題提供了“殺手锏”,是迄今為止打擊學術不端問題最有力的武器。

      2019年3月,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人大二次會議《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

      “加強科研倫理和學風建設,懲戒學術不端,力戒浮躁之風?!边@是將治理學術不端問題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體現了黨和政府對科研誠信建設的高度重視。

      2019年6月,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

      針對項目評審、機構評估、人才評價中違背科研誠信、破壞學術公平的不良歪風,以“零容忍”的態度,提出了具有操作性特別強的規定和措施。

      2、深入開展了學術不端治理與科研誠信建設 

      在中央有關部門的推動下,各管理部門、高校、科研單位狠抓科研誠信建設系列文件制度的落實,大力開展學術不端治理,深入推進學術評價改革,在科研誠信建設方面形成了上下聯動、多點突破、全面開花的局面。

      各管理部門、高校、科研單位狠抓科研誠信建設系列文件制度的落實,大力開展學術不端治理,深入推進學術評價改革,在科研誠信建設方面形成了上下聯動、多點突破、全面開花的局面。

      教育部開展了對學位論文買賣、代寫行為的治理,加強了研究生招生和培養管理,一旦查出,隨時追繳已獲得的畢業證書并給予注銷和撤銷。教育部還提出將加大對學術不端行為的監督查處力度,開展碩士博士學位論文抽檢。教育部還發布了《進一步規范和加強研究生考試招生及培養管理工作的通知》,強調將在研究生招生和培養管理方面做出更加嚴格的規范要求,對不能完成論文、達不到畢業標準的研究生做出退學處理。

      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辦公室加強了對國家社科基金研究項目的科研誠信管理。2018年12月發布的《2019年度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申報公告》強調:申報者“不得有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凡存在弄虛作假、抄襲剽竊等行為的,一經發現查實,取消五年申報資格,如獲立項即予撤項并通報批評”。

      在學術期刊領域,2019年5月,全國新聞出版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發布了《學術出版規范———期刊學術不端行為界定(CY/T174-2019)》,這是我國第一個學術不端行業標準,它界定了期刊論文作者、編輯者、審稿專家三方可能涉及的學術造假行為,并對剽竊、篡改、偽造、一稿多投、重復發表、不當署名等術語進行了重新定義,為治理期刊領域的學術不端問題提供了規范性依據。2019年8月,中國社會科學院所屬83家學術期刊聯合發表聲明,強調社科院所屬學術期刊不收取任何形式的版面費、審稿費,抵制任何形式的人情稿、關系稿、有償稿,并公布了83種學術類期刊的投稿網址、電子信箱以及監督電話。

      一些地方也出臺了學術不端行為調查處理辦法。2019年8月,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印發了《關于科研不端行為投訴舉報的調查處理辦法(試行)》,目的是在上海市健全預防與懲治并舉的工作機制,營造誠實守信的科研環境。部分高校還積極建立完善學術評價制度,為科研誠信建設和學術創新營造良好的制度環境。2019年4月,清華大學出臺了《關于完善學術評價制度的若干意見》,發布了新修訂的《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培養工作規定》,明確了讀博期間發表的論文作為學位申請的硬性指標。在評價博士生學術水平上,不再以學術論文作為的唯一依據。這是國內首家不再將發表論文作為博士學位限制條件的重點高校。

      3、進一步強化科研誠信建設的建議 

      近兩年來,國家對學術不端問題的治理力度前所未有,對科研誠信建設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當前我國科研誠信問題的特點與現狀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科研誠信問題時有發生;

      二是科研誠信問題復雜多樣;

      三是個別誠信問題影響惡劣、性質嚴重;

      四是學術上的“潛規則”不能遺漏;

      五是學術不端取證難、處理不嚴;

      六是學術不端在網絡上曝光的較多。

      近兩年來,國家對學術不端問題的治理力度前所未有,對科研誠信建設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為防止學術不端的行為死灰復燃,避免“形式主義”“面子工程”,應進一步探索科研誠信建設,形成治理的長效機制。針對當前學術不端治理與科研誠信建設中的不足,提出以下意見和建議。

      3.1 保持打擊學術不端的高壓態勢 

      為了進一步做好學術不端治理工作,今后應當處理好對待學術不端問題存量與增量的關系,建議將2018年5月《若干意見》的頒發作為一個時間節點,對于在此前后發生的學術不端案件,實行區別對待。在此之前發生的,可以視為存量,考慮其發生時存在制度不健全等客觀因素,在處理上可以酌情放寬;在此之后發生的,可以視為增量,是在制度嚴格、規定明確的情況下發生的,屬于明知故犯、“頂風作案”,應當嚴肅處理。我們應將打擊重點放在學術不端的增量上。

      3.2 進一步發揮好媒體的作用 

      實踐證明,大眾傳媒在打擊學術不端、加強科研誠信建設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這方面做得好的媒體有《中國青年報》《新京報》、澎湃新聞等,近年來有將近一半的學術不端案件,是由這些媒體曝光的。通過媒體報道,形成大眾輿論,倒逼學術不端涉事人所在單位采取行動,開展調查和處理。今后應當完善媒體參與學術不端問題報道的制度和機制,各單位調查學術不端案件的過程,要全程向媒體公開,主動接受媒體的監督;調查處理的結果,不能滿足于內部消化,而應當在媒體上公布。

      3.3 加強科研誠信獨立調查委員會建設 

      《若干意見》規定,“自然科學論文造假監管由科技部負責,哲學社會科學論文造假監管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負責”,賦予了科技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組建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職權。為更好地發揮科技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誠信辦的指導和監督職責,發生學術不端問題的單位應在第一時間報告情況,并及時報告調查處理的進展及結果。

      目前這樣的信息溝通機制尚未建立,科技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要通過媒體報道來了解學術不端案件的曝光、調查和處理情況,這不利于其發揮指導和監督的作用。在責任單位對學術不端案件調查處理不力,或者舉報人對調查處理結果存有異議時,科技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應當及時介入,監督問責,必要時組建跨部門的聯合調查組直接開展調查。

      3.4 加快科研管理與人才評價改革措施落地 

      解決科研誠信問題,從根本上說,有賴于建立科學合理的科研管理與人才評價體制機制。2018年以來,有關部門出臺的一系列改革科研管理與人才評價的制度和文件,部分得到了落實,取得了較好的效果,但仍有不少尚未得到落實。

      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3月“兩會”上強調:“要在推動科技體制改革舉措落地見效上下功夫,決不能讓改革政策停留在口頭上、紙面上。大力簡除煩苛,使科研人員潛心向學、創新突破?!?/span>

      一些好的改革思路和政策之所以沒有落地,除了一些部門不愿放權外,還與未能找到既人性化又能夠有效管理的辦法有關。如何解決在科研管理和人才評價問題上“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問題,建立起既符合科研發展和人才成長規律,又體現公平公正、具有可操作性的管理制度,考驗著管理部門的智慧,也考驗著科研人員的誠信。

      3.5 加強對學術不端行為立法頂層設計 

      目前針對科研誠信建設的措施還基本停留在政策與制度層面,同時缺乏刑事立法。如一些中介公司從事論文代寫、代發活動,嚴重擾亂了學術出版秩序,也助長了學術不端之風,但目前只能按照行政法規進行處罰,力度小,威懾力有限。隨著我國科技水平進入世界先進行列,科技領域的失范、失控行為所帶來的風險與危害也在與日俱增。

      2018年底引發軒然大波的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為我國科研倫理建設敲響了警鐘。通過加強科技倫理的研究和建設,加快相關領域的立法進程,避免少數“科學狂人”冒險行為給國家乃至人類造成的危害,應當盡快提上有關管理部門的議事日程。只有加強對學術不端、科技倫理的深入研究,在此基礎上填補該領域理論、制度和立法上的空白,才能更好地促進科研誠信,建立起中國特色的科研誠信建設長效機制。

      參考文獻:

      [1]谷業凱推動科研誠信管理專業化常態化———專家解讀“加強科研誠信建設”之一[J].區域治理,2019,(14).

      [2]周國輝.科研誠信是科技創新的基石[J].浙江學刊,2018,(5).

      [3]李白薇.設科技強國,科研誠信不能缺位[J].中國科技獎勵,2018,(8).

      [4]陳磊.加強頂層設計預防學術不端[EB/OL].https://legal.gmw.cn/2020-06/30/content_33951058.htm,2020-06-30.

      [5]陳瑜,李艷,唐婷,等.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提了哪些科技關鍵詞?[J].中國科技財富,2019,(3).

      [6]新華社.嚴重違背科研誠信終身追責[EB/OL].https://dy.163.com/article/DJ476LU205129QAF.html,2018-05-31.


    來源:《現代商貿工業》2021年第7期;作者:詹克鈺